《蛇妻美人》张有财小说完结篇免费阅读

《蛇妻美人》来源七七文学,主角:张有财。简介:三年前,家中收养了个小萝莉。爷爷说这是我的“童养媳”,俺爸俺妈却偷偷告诉我,小姐姐是个蛇女!

第19章 为爱奔波

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这真他妈的神了!

这幅棺材是怎么弄到悬崖上去的?还有为啥要涂红漆呢?

据我分析,恐怕这幅棺材不是葬在悬崖上的,而是就葬入了这山体腹地。

昨天那场暴雨造成了泥石流,恰好崩塌了一面,让棺材暴露了出来。

可如果真是这样,不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么?

这大自然得如何的鬼斧神工,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正好以棺材为中心,一分为二。

棺材暴露了出来,还没有随着泥石流一块儿崩塌到地上去。

这是何等的奇迹?

大家还在研究棺材,那边的村长突然跳了出来,然后号召村民,说这道路给拥堵了,大家得想办法把道路给弄通了才行。

当然,做这一切,他得向上面申请才行。没有经费,这些老百姓才不愿意当活雷锋呢。

热闹也看完了,大家各自该干嘛干嘛去。

我呢,抓住机会赶紧的把王麻子拖到一边去。

王麻子瞪大了眼,怪异的看着我,笑着来了句,“有根哥,稀奇啊!今天你居然没在地里干活儿,跑到这里来看热闹了。”

我挺为难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王麻子看我不说话了,还纳闷了呢。

“你到底是咋回事儿啊?有根哥,你这扭扭捏捏的,可真让我不适应啊。”

“我没钱,想借钱!”

我干脆直接开口把这话一说。果然,提啥都行,但突然提到了借钱,这哥们立马就干笑了起来。

下一刻,王麻子摇了摇头,说“没钱,没钱!有根哥,我真没有钱了,前几天跟他们喝酒抓骰子,早就已经用光了。”

听到这话,我赶紧的伸出手,直接一把拉住了这家伙。

王麻子呢?伸出手来,死死的捂着裤兜不撒手,在哪儿大喊大叫着。

“有根哥,我没钱,我真的没钱了!”

“丫的,敢说你没有钱,放手!你放手!”

最后,实在掰不开,我干脆一口咬在了这家伙的胳膊上。

吃疼之下,这家伙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不得已松开了手来。

我抓住机会赶紧掏出了钱财来,数了数,麻痹!这家伙还真挺有钱啊。

我本来是想借一百块了事儿,没想到这儿至少有三四百啊。

“可以啊,小子!这么多钱,哪来的?”

“哥,哥,我苦战了这么多日夜,好不容易赢了这么点啊。你可别给我拿走啊!”

“臭小子,我有说拿么?老子是借好不好!”

说这话,躲开猛扑上来的王麻子,我赶紧数了数,“一共是四百六十三块钱。到时候,我一定想办法还给你,现在先借我用用。反正在你的兜里面,你小子明天也是输个精光。”

“哥啊,哥啊,你别这么残忍啊,给我留一点,留一点……”

我哪管他,先把钱拿到手再说。

然后,跑去找村里人,收购粮食去。

我们那村里面,有人修建有“地窖”。

这玩意儿干啥用呢?

就是收获的时候,这家里面的番薯、土豆啥的,放到地窖里面去藏着。

我就花钱去收购一些陈米,红薯,然后顺带购买几个锅碗瓢盆,我和哑丫头搬到山里面住去。

反正村里人和俺爹俺娘不待见我们,那我们就住在深山好了,这样总没有影响了吧?

当然,现在暂时吃的事儿解决了,咱得想办法解决钱的事情了。

王麻子这家伙赌运好了,居然一次赢了四百多。虽然是赌资,但到我手中是实实在在的钱不是?咱用了,就得想办法还给人家。

可我到哪儿去赚钱?又不敢走远,跑远了,谁来保护小姐姐?

想来想去,我只能去出卖劳力了。

虽然柳村偏僻,但出去之后,有一条大马路。

在马路边,有一家沙场,哪里需要壮劳力挖土,打石,制沙。

本来我们这里修路,我不用跑这么远去出卖劳力赚钱的,可是……

村长对我家不爽啊,他是不会给我这碗饭吃的。

即便给了,也是狠狠的克扣,我又何苦要在他手中干活儿呢?

就这样,他们在辛辛苦苦的打道路出去,我却要翻山越岭的绕过这边,跑去沙场干活儿。

沙场老板看到我年纪轻轻,还说怕我干不了这活儿,身体扛不住。

我哪儿管这些,就靠着这活儿吃饭呢。

当即,我对老板说,我身体壮硕着呢。三五个大汉摆平不成问题,退学回来之后,又一直干农活儿,别的本事没有,但傻把式力气倒是一把。

那老板看了看我,最后叹息一声,让我先干两天看看。如果可以就留下,不可以只能说抱歉了。

我当然是满口答应。

为了能拿下这份工作,然后我是拼了命的抢着干,拼了命的去表现。

一天到晚累死累活,脊椎骨都好像是要断裂了一样,老板很满意!当天给了我四十元。

拿着手中的钱,虽然很苦很累,但还是觉得挺值得。

只要靠着咱勤劳的双手,我不相信这生活没法过下去。

就这样,我干了三天,累死累活的,赚了一百多块。再看食物,消耗的太快了,根本跟不上啊。

最倒霉的是,那天我去上班,路上还被“债主”给堵住了。

王麻子这家伙,缠着我,非要我还钱给他。

可我摸来摸去,身上就这一百多块,马上食物又要告终了,要咋还钱呢?

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对王麻子说,“宽限我两天呗,我挣到了钱,一定还给你。”

王麻子看着我,叹息了一声,然后无奈的说,“何必呢?有根哥啊!你的事儿,我也听说了。因为哑丫头,然后顶撞父母,一置气离家出走了对不对?”

听到这话,我瞪大了眼,一脸吃惊的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这消息全村都知道了。陈志刚家说要去告你家骗婚,收了钱,又不嫁人……”

听到他这话,当时我眼珠子就是一瞪。

王麻子被我眼神看到,有点心慌,干笑着说,“有根哥,其实你何必这么苦呢?”

“不苦咋整?这钱还能从天上掉碗里不成?”我也是唉声叹气的。

这时候,王麻子诡异的笑了,“当然会从天上掉钱了……”
 

第20章 钱在棺材里

听到这话,当时我眼珠子都瞪圆了!

咋的?

这天底下还真有掉馅饼的好事儿?我咋就没遇到过?

看到我这满脸吃惊的样子,王麻子“嘿嘿”的冷笑着,左右看了看四周,跟做贼似的。

直到没有看到人,这家伙才小声的说,“来来来,有根哥,咱们借一步,借一步说话。”

看这家伙搞得这么稀奇,我也挺好奇的。

两人走到了马路边,然后蹲在小树林里,点燃一根劣质香烟就抽上了。

我实在有点忍不住了,爷们天天还要去沙场上班,出卖壮劳力呢。

当即,就催促王麻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王麻子呢?

咧着嘴,笑了笑,整张脸上的麻子点点,全都拧巴在了一块儿,有点渗人。

“有根哥,我问你,二旺他们到底是咋死的?”

我觉得莫名其妙,当时这家伙不是在现场看到的么?干啥还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问?

“活埋!”

“那为啥被活埋?”

“贪心呗,以为这下面有古墓,想要捞点陪葬品。”

这话一说完,看着王麻子那诡异的笑容,我立马明白这家伙的意思了。当即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骂了句,“你大爷的,你想让我去开那口朱红色的棺材?”

王麻子吓得赶紧跳起来,捂着我的嘴,左右看了看,小声说:“有根哥,我的亲哥哎!你能不能别叫得这么大声?你想要全村人都知道这事儿么?你知不知道盗墓捉到了要去坐牢的?”

我一把拍开这家伙捂着我嘴的手,骂了句,“你也知道盗墓是要坐牢的,你还让我去?你麻痹的,不是坑我嘛!”

说完,挥了挥手,我决定不再浪费时间。

咱还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去打石头吧。

王麻子可不干了,这货估计是盯着那棺材好久了,一直跟在我身边,急匆匆的就说,“哎哎哎,有根哥,你想清楚了!这陪葬品要是能捞出一个来,卖了就能发财,你和哑丫头也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少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么缺德的事儿,我不做,我劝你也别做。”

我直接推开了王麻子,让他别挡道。

结果这货老郁闷了,他站在我背后,居然喊了句,“有根哥,我可是给你机会了啊,你自己不听的啊。”

我当然没去理会他。虽然打石头累,钱还少,但至少我心中踏实安心不是?

辛苦了一天到晚,又拿了四十块钱,然后回家的时候,顺带去收了点陈米,我打算去山洞里面了。

虽然又苦又累,但一想到哑丫头吃得饱饱的,我心中就挺开心的。

结果,等到我钻到山洞,喊了句,“小姐姐,我回来了!”

下一刻,扭过头去,我彻底的僵住了。

咋呢?山洞里面来客人了!

哑丫头尴尬的坐在一边,而在另外一边呢,就是俺爹俺娘。

也是,这父母和孩子哪有隔夜仇啊?

这几天了,他们终于忍不住了,跑来劝说我俩回家了。

我呢,反正就是倔强到底,哑丫头不能嫁给陈志刚,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在这山洞住下去算了。

俺娘当时就哭上了,说我是没良心的。从小生下来,她是一把屎一把尿的喂养大,现在为了一个女的,居然要离家出走。

俺爹也叹息不已,说他们用了不少,现在这些东西都退了。可是,东拼西凑的,还差了两千多块。

听到这儿我都有点不舒服了,老两口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吧?两千块都拿不出来?

并不是说,我想要老人的积蓄,而是这钱他们没经过我和哑丫头的同意收下的,又自己花了,这本来就是他们擅作主张惹出来的事儿,要赔偿也得他们赔不是?

可俺爹就给我哭穷,说我这些年上高中不要钱?

哑丫头这么能吃,那不是钱?

积蓄都用得差不多了,实在凑不出来了。

这真是很伤自尊的一句话。你说老两口在这地里面,辛辛苦苦的刨食大半辈子,最后居然连两千块都拿不出来。

说起来,也是我这儿子没用,赚不来钱,养不活父母和媳妇。

想了想,我想到了王麻子的提议。

老实说,人啥都没有,一定要有骨气!

这话确实不假。

可事实告诉我,说这话的人,那一定是还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事实上,你真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啥骨气都是扯淡的。

所以,俺爹俺娘只要答应不让哑丫头嫁给陈志刚,愿意退还钱和东西,这已经算是我的胜利了。至于那两千块的亏空,我会想办法给它填上去。

当然,这一次的家出走,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至少俺爹俺娘明白了,他们儿子长大了,已经不是当初哪个听从他们摆布的小孩子了。

可是英雄不好当!当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不,两千块我到哪儿去找?

只能恬不知耻,厚着脸去找王麻子,然后商量着去捞一件冥器,然后去卖了之后,咱好换钱花。

王麻子也正有此意。这家伙胆子小,没胆下悬崖,更加没胆子开棺材。

所以,经过分工,他就在上面负责放绳子,而我负责冒险去拿东西。

至于拿出来之后,六、四分,他四我六。

之所以我去冒险,除了能拿这大头之外,主要是跟王麻子协商过后,我下去开管材,只要走这一趟。无论下面有没有收获,那天从他哪儿拿的四百多块,咱就不用还了。

两人商量好了分赃,商量好了行动方案。于是,说干就干,当天由王麻子出绳子,出工具,我出劳力,咱就出发了。

临走前,不知道小姐姐是不是有啥预兆了,竟然拉着我,不让我走。

可是,我不走,这两千块如何偿还?

我不走,她就得嫁给陈志刚!

所以,握着她的小手,我笑着说,“放心,我出去找钱,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不会让你嫁给陈志刚的!”

说完,松开她的手,我急匆匆的就跑了。

哑丫头一直站在门口,就那么担忧的看着我,神色复杂……

 

第21章 升棺发财

因为是在山体崩塌一面,已经是悬崖了。

所以,我们的计划方案是,白天一早就出发,然后爬上山头。等到天黑了,外面没有人注意了,捆着绳子从上面下去开棺材。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我们在作死!

我估计从来没有盗墓贼,玩过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吧?

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都他妈穷得要吃土了,危险不危险,不在考虑之中。

我现在一门心思的想,就是那口棺材里面,到底有多少的陪葬品?

按照王麻子的说法,那棺材的颜料稀奇,见所未见。这么些年了,涂抹上去,还栩栩如生……

定然是个有钱人!

而且,从棺材的木料来看,也定然价值不菲。

都说这墓主人的陪葬品啊,最好的东西就随身放着。

只要撬开了这棺材,里面的金银珠宝,一定是想取就取。

我被王麻子给说得心头直痒痒,现在真是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然后飞到悬崖边上直接把棺材给撬出来得了。

当然,这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这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我和王麻子怀揣着发财梦,两人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说,倒也不觉得累。

毕竟前方能看到生活的希望,能看到一个梦不是?

走到了山顶上,当时太阳才刚刚开始落山,我两人已经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然后就坐在山头上,开始休息,顺带喝点水,啃点窝头啥的。

王麻子说,前些天抓筛子,在村长家看江西卫视的《经典传奇》。里面就讲过,这墓里挖出来的一件陪葬品,拿出去拍卖,卖了多少多少万。

我知道这货在给我鼓气,想让我安心的下午掏棺材。

还真别说,我现在就怀揣着个发财梦,就想赶紧下去。

可天色没有黑透,我们可不敢乱动,万一被个过路的看到了,到时候一报警,咱不就只能进去吃牢饭了嘛。

所以……

熬吧,就在哪儿死熬着。

我呢?爬山也累了,再加上等下就要干活儿,所以得好好的休息一下,等下才有体力不是?

吃饱喝足了,我靠在一棵大树下,然后不一会儿就渐渐的睡了过去。

我梦见自己下了棺材了,然后靠近那口棺,费力的打开之后,里面没有尸体,全都是金灿灿的黄金。

当时可把我给开心坏了,这下子发财了,再也不愁钱用了。

于是,我贪婪的伸出手,一块儿接着一块儿的把黄金放进了兜里面。

可是,这抓着抓着的,我发现不对劲儿。

黄金应该是硬邦邦的,很有重量对不?

可到手里面的东西,居然是软绵绵的。

我低头一看,哪里还有黄金?那棺材里面全都是蛇!

这一会儿我手上也缠满了,兜里面也都是,吓得我拼命的大叫,“蛇蛇……”

就这样,直接给生生吓醒了过来。

睁开眼一看,才发现自己还在山头上呢。

夜色早就暗淡了,现在一轮明月就挂在上方,王麻子这家伙看我睡觉,没有吵醒我,正在哪儿捆绳子。

结果,绳子放得太长,一圈圈的都堆到了我手边。

看到我大呼小喝的醒了过来,王麻子还笑了笑,问我做啥梦了?

这梦实在太诡异离奇了。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承认自己是想发财不假,所以看到了大量的黄金。可是,这些黄金最后会变成蛇,这意味着啥呢?

难道说……

我想起临走的时候,小姐姐抓着我的手,依依不舍,不想让我走的表情。

可我没有退路了,已经走上了战场,哪有退回去的道理?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我随口来了句,“没啥,就是梦见发财了。”

王麻子哈哈的笑,还说发财也不用兴奋得大喊大叫吧?

说完这话,他拉扯着绳子,还使出全力狠狠的踹了几脚。直到确定绳子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对我说,“差不多了,准备开工吧!”

我点了点头,接着用绳子捆在了腰上,又在前方别着一根木棍,把等下要用的工具背上,准备干活儿了。

就这样,我悬在了半空之中,一点点,一点点的向着下面落下。

我忍不住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吓得自己都倒抽一口凉气。

之前是从下往上看不觉得,现在是从上往下看,那就有点吓人了。

我只是看了一眼,感觉这脑袋晕,双腿更是发软,腿肚子一个劲儿的哆嗦。

偏偏上面的王林,这混蛋为了钱财能早点进兜里,拼命的就在哪儿放啊放,放啊放。

我感觉这就跟坐电梯一样,自己的魂儿都快要飞起来了。

于是,我冲着上面喊,“慢点,慢点!”

可是,喊出去的声音,立马被高空之中呼啸的风声掩盖。

我又一个劲儿的拉绳子,示意那家伙慢点。

可好像造成了反效果,这货以为拉绳子是嫌太慢了,拼命的松绳子,“滋溜溜”的一声,我吓得尖叫了起来。

整个人飞速的下坠着,然后“嘭”的一下,重重的摔在了棺材上面。

当时整个人躺在哪儿,一动没法动,我涨红了脸,剧烈的咳嗽着。

每呼吸一口空气,都感觉这胸腔里面是火辣辣的疼!

这一下,是真给我摔得够呛。

亏得直接落棺材上了,不然就王麻子那种放法,我估计可能会让自己落悬崖底下去。

这就是电影里面,所谓的《笨贼一箩筐》吧?

两人都没有经验,第一次跑来“升棺发财”,引出了大笑话。

我休息了好久,才算是缓过劲儿来。看了看下面的棺材,又看了看远处,还是头昏眼花。

这么高的地方,要是掉下去的话,我恐怕会粉身碎骨吧?

上面的王麻子不知死活,扯着嗓子还在哪儿喊,“哎,有根哥,你动作慢点,轻点,别让其他人看到或者听到了。”

我觉得这家伙真他妈猪啊!你咋不干脆拿个喇叭喊,“我要盗墓,我要发财”呢?

我也懒得理会这猪队友,赶紧摸了摸身后的工具,准备撬棍好“升棺发财”了。

结果,直到我举起撬棍,准备下手的时候,却彻底傻眼了……

document.write(">>>>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