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拨出来我是你老师翘起屁股趴在他的办公桌

第3章 嫂子原来是厂妹!

 文学


    最后我还是去了宿舍,而且是用着最快的速度奔向宿舍的。因为昨天刘一是除我之外第一个回宿舍的,我怕他今天一回去又会再里面释放半个小时的臭味儿!
    还好我到了宿舍一个人都没有,赶紧找出自己最满意的一套衣服。水都没烧热,我就赶紧去洗了。洗的时候,差点没把我给冷疯掉。
    穿好衣服我就马不停蹄的下楼去了女工宿舍楼下等方蕊,我没有手机所以也没有其他办法。
    可让我无语的是,女人洗澡不只是慢而是非常的慢!我都洗好了,但还是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方蕊才下了楼来。
    方蕊你来啦!
    虽然我心里面挺郁闷但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我没想到方蕊却对我说王云峰不好意思啊,我宿舍里还有一点事情,要不你先去吧。肯德基店就在咱们厂出去往右拐一百多米,很容易就找到的。
    我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只能干笑着说好啊,那我先去点餐等你,你要快点!她说好,我一定去!
    我真信了方蕊的话,所以我走出长门往右走了一百多米还真见到了肯德基店。兴许是因为这里的人流多,所以这家店也很大。一进去我就看到店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不过大多数是年轻的男女坐在一块,也有着很多的父母带着孩子来的。
    径直的走到柜台边,那服务员还算客气笑着问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我说先看看。
    于是我就开始看起了价目单来,最实惠的无疑是全家桶,价值六十八钱。不过我仔细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并不多,这让我心里忍不住就在骂太坑了。
    可是坑又能怎么样?方蕊就要来了,难道告诉她去肯德基不远处的那家华莱士?华莱士似乎要便宜点,可我不想被方蕊鄙视所以一咬牙点了一个全家桶。然后又买了一点其他的东西,总共花费了差不多一百块。
    付完钱,我心里面也不算那么沉重,一百来块还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嘛!
    上餐也没有那么快,我就在餐厅里面等待了起来。可是当吃的都全部送上来的时候,依旧不见方蕊的人。我很疑惑也有些等不及,但我没有办法联系方蕊,就算有手机我也没她号码。
    又等了十几分钟,我察觉到全家桶里的东西都开始变冷了,心头终于有些怀疑了起来,难道方蕊是故意的耍我吗?否则的话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来?
    我对自己一直不怎么自信,想了想自嘲的笑了笑。我一个男孩子第一天上班就请人家女生吃饭,我想她肯定以为我是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我没有再准备等下去,但也不算生方蕊的气吧,她今天的的确确帮了我,或许她真的有事来不了呢?如果我有手机有号码,她肯定就会给我打电话了。
    这样想着,我就准备把东西打包带走。我想过让嫂子一起来,但是我同样联系不到她,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个手机了。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刚把东西装好就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熟悉的人,居然是我嫂子!
    嫂子一眼就认出了我来,对着我挥手说云峰你还在这儿啊。我说是啊,你怎么来了。嫂子笑了笑,继续和我说是方蕊那丫头让我来的,她说本来晚上和你一起吃肯德基的,但是她有事真的没法来了,所以就让我来通知你一声。
    这样的答案我算不上多意外,而且也是我觉得是最好的一个答案。不过既然嫂子来了,那东西我就不带去宿舍。实话说我并不怎么想这么早回宿舍,刘一白天在食堂的话让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提着的。他要我准备三百块钱,这个钱我要是给了他我就真的要饿肚子了。
    顿了顿我就和嫂子说,嫂子你看我东西都买了,要不咱们吃了吧?嫂子看了一眼,摇摇头说这些东西不健康会发胖。我很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说就吃一次而已又不会胖到哪里去,而且你身材那么好哪有那么容易胖啊!说完我就发现自己的话好像有点多,不过看到嫂子并不介意我也就放心下来。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嫂子说着就坐了下来,我心里头总算得到了一些安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不自信作祟,很多时候都希望得到人的尊重,嫂子愿意陪我我觉得就是在尊重我。
    嫂子吃东西的样子很好看,细嚼慢咽的两根手指头夹着一个鸡块慢慢的吃。偶尔我能看到她的舌头会不禁意间滑过鸡块,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不过嫂子还是发现了,放下鸡块看着我问你不吃东西光看着我干嘛?仗着她是我嫂子,我少了许多尴尬说你是我嫂子难道我还不能看啊?这么漂亮的嫂子肯定要多看几眼啊!
    嫂子被我逗乐了,用手拍了我的脑袋一下笑骂就知道油嘴滑舌,我是给你哥看的又不是给你看的!我也跟着笑笑,但突然间就问着我嫂子你一年到头不在家,想我哥吗?
    嫂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想啊,怎么会不想!我哦了一声,堂哥家的情况实在不怎么好嫂子想也没办法回去,她不挣钱家里面可就完蛋了。
    和嫂子在一起吃东西还是很轻松的,不过我们俩胃口都小,最后还是剩了一点的嫂子不让我打包,然后我也没坚持就和她一起走出了肯德基。
    走在路上嫂子没说话我也没说话,走了一段路嫂子可能觉得有点闷了就故意找话题问我今天工作怎么样。我说还好方蕊挺照顾我的,嫂子点了点头不过却对我说上班的时候和她好点没事,赶紧把手练熟悉了,不过不上班的时候还是少和她在一块吧。我不太明白嫂子话的意思,我想去问可没想到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前面有个人。
    是刘一!
    当时我的心里面就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过刘一好像没看到我。在他的面前还有着一个女孩,他们俩似乎在说着一些关于钱的事情,因为刘一的手上此刻就拿着一百块钱。
    我听不清楚刘一说什么,但后来刘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五十块,可是那女人还是摇了摇头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刘一后就走了。那个女人一走,刘一就开骂了这下我听的清清楚楚:草泥马的,你以为你的逼是金子做的啊!
    那个女人我也有点印象好像就是我们隔壁车间的,下班的时候有打过照面。不过我现在很吃惊,因为刘一的话已经让我想到了他们在干嘛!可他们不是在厂里上班吗?难道那个女人还兼职卖身吗?
    不过这和我没有关系,而且嫂子的脸色也不太对劲拉了拉我就说咱们去那边转转吧。我没多想说了声好,可不知道是我的运气不好还是嫂子的运气差,刘一居然发现了我们。
    我们刚转身,刘一居然就一脸坏笑的冲着我们喊卢薇你给我站住!
    嫂子的脚步立刻就是一顿,我也跟着停了下来。实话说我以为刘一是要找我麻烦的,但没想到他却是从口袋里拿出两百来对我嫂子说卢薇两百块陪我一下,房费我来出!说完,刘一那臭嘴又骂咧咧的马勒戈壁的,现在你们这些女人都是金子做的吗?怎么一个比一个贵!
    嫂子很生气,可我更生气!嫂子在我家是贤妻良母的典范,丈夫成了残废非但没有离家出走,反而一个人支撑起整个家来!可以说嫂子在我心里是一个很伟大的女性,刘一的行为让我感觉比侮辱我来还要更加的可恨!
    刘一你有病吧!我冲到了嫂子的前面怒视着刘一,可刘一却是不耐烦的把我往旁边一推说你给我滚一边去,咱们的账回宿舍再算。卢薇两百块你应该满意吧,咱们走老子等不及了!
    我清楚的看到嫂子的眼睛一直都在看着我,我看到了她眼睛里的害怕也看到了她眼睛里的委屈和悲伤。她一句话都没回应刘一,拉着我就使劲儿往厂里面跑。刘一本来追了几步的,但在大街上他也不敢一直追着我们俩,停了下来又站在原地骂人。
    这次我没听清楚刘一在骂什么,我的心思全在嫂子的身上,我问她嫂子刚刚刘一为什么那样?嫂子没回,可我就是一根筋拐不过弯来,一把拽住了嫂子再次问嫂子你是不是和刘一上床了?!
    嫂子想都没想的说没有!我的心里其实已经愤怒的冷笑了起来,我虽然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可并不代表我是个白痴。我一直就在好奇嫂子的工资为什么那么高,而且刘一的话又说的那么赤裸裸,我要是不明白就真成傻逼了!
    嫂子,你那样做对得起我哥吗?我又问。这一次嫂子的目光猛地看向了我,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很愤怒很委屈,甚至我都预料到他肯定得骂死我。可她的嘴皮子只动了几下,话又给咽下去了!沉默了好几秒钟将要流下来的泪水给憋了回去,对着我说是,我就是你想的那种人是一个不要脸的厂妹,但对不对得起你哥,你家里人清楚!
    说完嫂子就跑了,她没跑两步我就听到了她那憋不住的哭声。我没去追嫂子因为我已经被嫂子说她是厂妹给吓傻了。什么是厂妹,如果没人提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我只在网上浏览过一次关于厂妹的传闻。我知道嫂子说的厂妹就是我知道的那种,一边工作一边兼职着卖的工厂女人!
  

第4章 刘一喊我哥!


    有人的地方就有攀比,就算我们那两百户不到的小村子也依旧一股和一股的攀比着。
    我们家穷,一家子的都不怎么好过。但有句话不是说人穷志不穷吗?我无法想象我嫂子是厂妹的事情传回家,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可能不仅仅我堂哥一辈子抬不起头,就算我们家也会一直贴着那么一个标签!
    嫂子走了后,我心烦意乱的站在原地没动。当然不是被人施了定身术,而是我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去!我没想过给家里打电话告诉他们嫂子的事儿,甚至我的心里有一道很理智的声音在告诉我:嫂子是因为家境才会去做那种事情的,她不赚更多的钱堂哥家的日子没法过,他们那个才几岁大的女儿更比不了别的小孩。
    可就算如此,我还是没法子接受。越想,我的情绪就越差。后来我心里就冒出了一种想法,嫂子刚嫁到我们家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肯定是被人带坏了!
    谁?肯定是因为刘一那种人!
    想到这儿,我心里的怒火就一下子蹿了出来。低着头我一股脑就往宿舍里去,走到路上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拉砖的车掉了一块在地上,于是我捡起了那块和我一样孤零零的砖头回去了。
    我走到了门口一转锁发现门没锁上,心里面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里面的人会不会就是刘一那个王八蛋?他现在在做什么?我冲进去能不能一砖头就把他给干翻掉?
    我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又一个问题,最后我自认为很牛逼的一扭锁然后朝着门一脚踹去!
    “砰”的一声,门开了但是里面的室友傻眼了。他正在吹头发,张着嘴巴看着我。顿时间我一身的王霸之气就跟扎了洞的皮球一样飞快的泄没了气,而室友吴军也问我王云峰你干嘛呢!
    我把砖头藏在了背后,干笑着说我没事用力过猛了。吴军很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继续吹他的头发,我避过了他的目光将砖头藏在了枕头底下,然后也往床上爬去。
    刘一还没有回来,现在也不知道去哪儿找他,所以我准备等……刘一回来后一定会问我那三百块钱的!
    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吴军早已经吹了一个发型然后换上衣服出去了。整个宿舍里面就我一个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
    终于,门又开了!
    当看到那高大的身影走进来的时候,我心里面莫名的惊喜了起来,是刘一回来了!
    宿舍里亮着灯,所以刘一一进来也看到了我。脸上一下子就变得戏虐起来,对着我说哟,王云峰你个小杂种还敢回来啊,赶紧的把钱拿出来不然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我说我没钱,刘一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凶狠了起来,朝着我快步走来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大吼,我草尼玛老子早上就跟你说了准备好钱,怎么耍老子是不?
    我说不是我真没钱,一边说我的手已经缩进了枕头底下抓住了砖头。但没想到刘一的手上已经用了劲揪着我的头发疼的我嗷了起来,一边拽一边骂叫你麻痹,不拿钱出来有的你受的。赶紧的老子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拿了钱我就去干你嫂子,哈哈!
    一开始我还有一点害怕,因为我怕一砖头砸过去的时候会把刘一砸死了。我爸妈就我这一个儿子,要是我坐牢了他们肯定很难过。可现在一听刘一这王八蛋又说起嫂子,我一股热血就往脑门蹿。
    “刘一,我草你妈!”
    我终于不再忍了,抓着砖头直直的往刘一头顶砸了过去。我立刻就听到刘一那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就连我手里的砖头也断成了两截。
    从小到大就算在学校里面被人凶被人威胁,我也只知道低着头不敢说话,这是我第一次打人,上班的第二天!
    看着刘一抱着流血的脑袋蹲在地上,我心里感觉很爽,也想到了一本小说里的主角,那本书叫做坏蛋是怎么炼成的,那个人叫做谢文东!我觉得这一刻的我就是谢文东附体,也不管上铺有多高直接跳了下去正好就跨在刘一的身上。
    刘一又摔了个狗吃屎,我想去抓他的头发可是他的头发太短抓不起来。于是我就只能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那半截砖头又往他的身上砸去。
    这时候我不敢再砸刘一的脑袋了,我怕真的把他给砸死了。刘一脸贴在地上手掌拍着地面,声音里夹着一丝哭声说王云峰,我干你娘的放开老子,不然我一定拧断你的脑袋!
    还敢和我叫?
    我气疯了的拿起砖头又使劲儿的砸,刘一估计是真的被我打怕了。后来真不敢叫了,求我说:峰哥不要打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我没有想到刘一会求饶,在我的印象中刘一是很屌的,就跟那些社会上的混混一样。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他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软骨头。估计我也是因为把刘一给打怕了所以心里面有了一丝得意,我就对他说喊老子爹,不然我现在就砸烂你丫的!
    不料刘一死活不肯喊了,冲着我怒吼士可杀不可辱,你他么打死老子吧!我没想到刘一还能冒出一句成语来,也准备撒手了的时候吴军居然又回来了!
    他一打开宿舍门看到我压在刘一的身上,地上还有血立马就大叫了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我知道我完了被人发现了,刘一趁着我手一松的时候把我翻到了地上。但他没有对我动手,而是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用着恐惧的眼神看着我。
    没有去理会刘一,我一个人坐在宿舍里面就跟认命了一样。我打破了刘一的脑袋而且还流了血,他肯定会报警,我被抓是绝对的了。
    这个时候从来不抽烟的我忽然间想来根烟,我觉得那样很适合我当时的心情。不过后来我没等到警察,倒是等到了厂里的保安。是吴军喊来的,那几个保安进来就把我给压在了床上骂马勒戈壁的,老子在这厂里呆了这么多年,谁不给我点面子,你居然还敢给我打架惹事活腻了吧!
    我真的一点也没反抗,刘一跑了后一个人呆在宿舍里的我其实很害怕,我害怕被人抓更害怕进派出所。所以我就失魂落魄的被那几个保安给带走了,也没听清楚他们到底要把我带到哪去。
    直到我到了一个挂着厂长办公室牌子的房间时,我才知道原来我没有被抓去派出所而是被带到了厂长办公室。
    刘一也在里面,不过他的脑袋包了起来。我是后来才知道我们厂里面也有卫生室,刘一当时跑是去止血了。
    我和刘一一个人坐在一边,我抬起头看向他他马上就把头低下去了。我骂了声傻逼,他居然也不敢还口!
    跟着我就听到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哒哒声,我往门口看去就见到一个盘着头发穿着白衬衫的女人冷着脸走了进来。
    我以为她是厂长的秘书,因为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很好前凸后翘的。尤其是那快把白衬衫给撑开的胸部,更是让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我心想反正要被开除了,厂长的秘书而已不看白不看。
    可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走进办公室后就直接坐在了厂长的位子上,而刘一更是站起来喊赵厂长!
    我一下子就懵了,真的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适合当办公室花瓶的女人居然就是厂长,这也太年轻了吧!
    赵厂长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见到我那副样子眉头微微皱了皱说就是你打人的?
    我说是,她又问你才多大?我说二十岁。她脸色难看了一些就说二十岁都敢把人打成这样,那以后还得了?
    我低着头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以为她是秘书的时候我敢看她。可知道她是厂长了后,我就再也不敢了。而且我很惊讶的发现,刘一也不敢看她就只知道低着头说我找王云峰借三百块钱,他不给然后我冲了点,他就把我给打了。
    听到这话我很愤怒的看向刘一,脸色涨的通红的说你放屁!
    赵厂长那时候是看着我的听到我的话后她的脸上就闪过一丝好笑,当是我没多想,后来才知道原来晓芸姐在人后是一个很随和很喜欢和人打趣的女人,但我和她今天的第一次见面却让我觉得她很严肃。
    后来她又骂了我们一顿,最后说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打架,现在就一句话你们是想去派出所还是让我来处理?
    没有人想去派出所,刘一舔着笑脸说我信任赵厂长。我看了一眼后,有些不服气的说我也是。
    赵厂长点了点头,就说那好王云峰是吧,毕竟是你打的人那刘一的医疗费就由你来出,有没有意见?
    我也不想真的被抓去派出所,就说没有。那赵厂长嗯了声后说,那好刘一你给王云峰道歉,如果以后刘一你还敢去找王云峰麻烦的话,王云峰你就来告诉我!
    刘一一听到这话立刻就跟萎了一样,站起来和我懒洋洋的说了声对不起。我刚想说话,不料赵厂长居然冷声说刘一道歉是这样的态度吗?
    然后我就看到刘一走到我的面前弯下了腰来,很诚恳的再次和我说王云峰,是我的错,对不起!
  >>>>本文《我的嫂子0是厂妹》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