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宝贝动一动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走进三楼的养生一号包间,张飞字很是满意,宽敞的包间中间是

    个长方形的浴池,浴池两端全都有三个不锈钢淋浴喷头,现在已经被

    开,浴池里已经有了不少清澈的水,弥漫着淡淡的水汽,水面上漂

    浮红色的粉色的花瓣,若隐若现分外美丽。

    张飞宇心说,看来这个蓝蓝还真的很是利落。

    左边上摆着一排矮矮的案几,黑亮干净的案几表面,摆着好多满

    满的水果盘,水果上湿润干净,看着就知道是新鲜的,案几最左端,

    还有个压榨果汁机,让张飞字看着就感觉口更渴了,心说:“等一会

    儿,喝着果汁混合着鲜奶,绝对美味儿。”

    右边是一张豪华的床,墙壁上挂着屏幕很大的数字电视,黄薇坐在床边,手里拿着遥控器,此时,黄薇已经开电视,装作看着电

    视,不理会张飞宇,却不知道这个电视还有个很特殊的频道,只不

    过,她恰好没选到。

    张飞字看着黄薇的后背,心说:“二小姐,你这个时候,都已经

    上来了,还装什么?咦,那个女孩子去哪里?”

    张飞宇四下看看,还真没找到那个领路的蓝蓝,刚想走近黄薇,

    浴池后面的幔子“唰”拉开,蓝蓝出现了,光着小脚,拉着幔子,从

    这边跑向另一边,无比的轻快。

    幔子后面居然是张低矮的榻榻米,房顶上,还垂下来两根光亮的

    钢管,平行的钢管中间,垂下来一条红色的丝绸缎子,因为缎子有些长,下面挽了个圆圆的团

    张飞字看着那个摆设,心说:“原来还有踩背,嘿嘿,居然也有

    这个飞鸟在天,要是让黄薇这个二小姐亲自来一次,绝对味道浓郁,

    小嘴倒是不错,可她能吊上去?”

    此时的蓝蓝光着小脚,外衣全都去掉了,小巧的三点点,展现出

    白嫩的小身子,看到张飞字进来,忙笑着跑了过去,轻声说:“主

    人,您带着老婆来,还要不要养生的那些项目?”

    “哈哈,要,全都要,她管不了我的。”张飞字故意大声说道,

    这时,那蓝蓝却上前要帮着张飞字解衣服。    “薇薇,把你的也脱了,过来和我一起泡。”张飞宇这句话,让

    装着看电视的黄薇儿,全身一震,他居然越来越无礼啦!

    “还呆着干嘛?不就是想拖我的时间吗?你要是不过来,这场比

    赛,咱们肯定是赢了。”

    张飞字的话一句句击着黄薇的心,刹那间,黄薇再次把那群恶

    狼想了几遍,不,不能失去现在的一切,也绝不能让姐姐知道这一

    切,要是那边输了,葛天来肯定会恼羞成怒,而且,姐姐也一定会知

    道一切,姐姐那种强势的性子,绝对会对自己……

    黄薇想了一阵,终于伸手把自己的外衣去掉了,露出那对鼓鼓的

    雪峰,心里一阵的后晦,真的不该让这个人来比赛,咦,他怎么就知道了自己的一切?

    “你去帮她快些脱掉衣服,我自己来就行。”张飞字指了下黄

    薇,对着蓝蓝说道,自己却走向了不远处的衣柜,看着上面的电子

    锁,把自己进来的时候,收银员给自己的电子手表,对着那锁面碰了

    一下,衣柜门自动开了。

    黄薇脸上一阵的红晕,看着站在身边只穿着三点儿的女孩,从那

    白白的小身子看,绝对还应该上学,可此时却乖巧地看着自己,很想

    帮着自己把裤子脱了。

    “你发什么呆?快些儿,在家怎么干你的,出来你就害羞?”张飞宇的话,虽然听着难听,黄薇还是知道,这是给了自己面子,让女

    孩知道自己是他的女人,而不是那种混乱……

    黄薇最后还剩下一条黑色的小裤裤时,抱着自己的那对无比挺饱

    的满胀胀的小山,看着张飞宇,眼睛里满是祈求。

    “脱光,难道还要我给你脱?”张飞字说着,跳进浴池,一个大

    扑,溅起水花无数,感觉真的好舒服,水温温的,很是清澈,浴池当

    真不小,足够自己扑通好几下。

    黄薇慢慢退下自己的小裤裤,心里的委屈,让她几乎走不好路,

    小脚上穿着蓝蓝送过来的拖鞋,两条腿怎么也迈不动,小手很想捂住

    下面自己最圣洁的地方,可看着蓝蓝疑惑的表情,还是没用手遮挡着黑色的小森林

    黄薇想起自己出嫁的时候,是多么风光,那么多高官子弟,那么

    多姐妹羡慕,可没想到自己帅气的老公,居然迷上了赌博,结果自己

    家的公司账目亏空,自己还要到姐姐俱乐部工……

    黄薇终于来到浴池边,也没有绕到里面的入口,同样伸手扶着浴

    池的边缘,慢慢拍腿,想跳进去,因为张飞宇这个流氓还在入口边,

    来回扑通呢。

    黄薇身子刚跃进去,另一条腿还在外面,黄薇没想到外面看着水

    不是很深,里面却这么深,结果自己进来后,另一条腿高高地抬着,小脚还留在水池边缘。可谓大尺度分开了腿,那个小花园也分开了。

    黄薇心里一阵羞涩,刚想把另一条腿收过来,却看到这个流氓居

    然站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的腿,黄薇马上意识到,这个流氓一定是

    看着自己的……,慌忙想收回腿,可这只小脚站立不稳,惊叫着想摔

    倒,没想到,这个流氓伸手抱起自己。

    “啊”黄薇还是叫了出来,有感觉被抱住,男人的身子磨蹭着自

    己,心里真的乱了,两只小手使劲推着张飞字,小脚也在水里踢蹬

    着,张飞字坏笑着,抱着黄薇儿倒在水里,这下黄薇儿更是在水里噗

    通起来。

    看着黄薇儿在水里的慌乱无助,张飞字心一软,把她抱了起来,向浴池入口处,斜坡上泡在水里的绿色大垫子走去

    黄薇儿抹了把脸,小嘴里吐出一些水,摇晃着头,甩动着长发,

    大声说:“放开我,放开我,张飞宇你要敢欺负我,我回去一定告诉

    我姐,大不了让我姐骂一通,但我姐一定能告的你身败名裂!”

    黄薇儿大声说完,心里居然一阵的明亮,自己居然想到这个,怕

    什么,葛天来要不是害怕姐姐,他怎么会想办法逼自己做这件事?而

    不是直接对姐姐下手。姐姐一定能保护自己的,自己这次也是被迫

    的。

    黄薇越想越觉的自己想的对,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张飞字没勉

    强她,松开她,自己扑到水里的垫子上,躺了下来。  张飞宇在水里,只露出头,笑着说:“黄薇,你联合外人,欺骗

    你姐姐,不但有名誉,还有九辆保时捷,一辆保时捷八百万,九辆也

    有七千多万,你姐的那个俱乐部里面,车子不少,可全都是她的吗?

    有很多也就是人家铺货,你这样的妹妹,你姐还会要?”

     尛)(说)(網会的,我是被迫的,姐姐会原谅我的,一定会原谅我,保护我

    的。”黄薇说着又激动起来面,水面恰好淹没那对鼓

    鼓囔囔的小山,因为水面晃荡,让张飞宇看着那对饱饱的挺拔,好像

    来回荡漾似的,心里的火慢慢大了起来。